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中国

延迟退休政策呼之欲出 劳动力、养老金缺哪个?

发布时间:2023-01-27 03:11:50 来源:RFA 浏览:7894 次

中国政府从去年开始就透露出可能修改政策,推迟退休年龄的消息。但对这一政策的真正目的,坊间还存在争论。有专家认为,这一做法首要目的是弥补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但也有人说,其真实的目的是填补中国养老金的缺口。不同的解读有多少说服力,其背后又有多少事实根据呢?

约一周前,当中国官方证实全国人口在2022年开始下降的消息时,世界的目光再次被中国人口危机的话题所吸引。

与人口下降同时存在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据中国官方的数据,2022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比前一年又增加了1000万左右。其中,处于工作年龄(16岁至59岁)的人口在2022年有近900万,在总体人口所占的比例相比于2021年下降了0.5个百分点。这种人口形势,对于试图在走出疫情后实现经济复苏的中国无疑形成了挑战。

推迟退休要解决什么问题?

面对这种局面,去年初,中国政府就明确提出了要推迟退休年龄的说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十月份中共二十大上更明确指出,要逐渐推迟法定的退休年龄。

据中国官媒《工人日报》报道,时任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早在2015年就提出,要在2017年推出延迟退休方案,并在推出后五年渐进式实施。但这些年来,这项政策似乎一直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实质的进展。

中国官媒新华社2022年初有篇文章提到,目前人社部还在考虑不同的延迟退休方案,在延迟退休的时间和方式上可能都将是“渐进式”的。文章也提到,山东和江苏都在去年一月下发了延迟退休的试行方案,其中技术型工种延迟退休不超过六十五岁。

但对于中国政府正在推动的这个延迟退休政策,坊间有非常不同的解读。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本周一(1月23日)在《中国日报》中文网的专栏中说,延迟退休可以解决的问题包括三方面,退休人员消费降低,影响内需消费;年轻劳动力减少,用工成本上升,产业发展受影响;以及养老金支付加大等。

香港《南华早报》在周四(1月26日)的文章中也援引专家的说法指出,延迟退休年龄对于解决中国劳动力减少的问题不会有太大的帮助。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分析说,在中国,只有四分之一的男性在达到退休年龄后不再工作;而女性中,大约三分之一会在五十岁前后退出职场。但即使是延迟退休年龄,提高50岁左右的女性就职比例,对整体劳工数量的增加也非常有限。

在美国纽约的中国劳工问题专家华海峰则指出了中国劳工待遇的另一个事实,“在劳动力市场占大多数的还是农民工,而不是传统的产业工人。(他们)并不是到了六十岁或者五十五岁之后,就会退出工作岗位,有相当多的这些人达到退休年龄之后仍然在工作。”他认为,延迟退休年龄对大多数农民工而言,实际上仅仅意味着晚几年领取养老金。言下之意,延迟退休年龄有助于政府推迟支付养老金。

能解养老金之困?

这种看法在经济界有不少共鸣。美国养老基金高级审计师李恒青和时评人士秦鹏都认为,延迟退休年龄主要解决的问题应该是中国养老金账户存在的支付困难。

中国社科院2019年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其中提到,中国养老金“坐吃山空”,可能到2035年,其结余将耗尽。

秦鹏介绍说,为了应对养老金支付的困局,中国政府早期曾想过不少办法,“比如连续提高企业缴纳养老金的比例,到2022年,已经连续实行了18年整;同时,他们也在提高最低领取养老金的年限。但这些目前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因此才提出了延迟退休年龄的做法。”

李恒青则提到,早前养老金是由各省统筹,但各地经济发展程度不同,有些地方缺口很大,“东北三省都入不敷出了,最后养老金几乎就所剩无几,这还是三年前的情况。”他指出,中国在2018年开始才实行了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实际上就是要把有养老金结余的那些省市的资金统归在一起,为下一步挪作他用做准备,以填补那些养老金不足的省份,事实上就是这样做的。”

但《新京报》在2019年有篇文章指出,这种调剂制度类似于“借富济贫”,也只能是权宜之计。关键问题还是各地方应搞活经济,吸引更多劳动力流入,扩充社保基金缴费范围。

而延迟退休是否有利于解决养老金缺口,仍然有专家持怀疑看法。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早在2012年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就指出,延迟退休实际上不能解决养老金支付危机。他认为,养老金投资运营,实现保值增值,这才是当务之急。

破碎的誓言

对于延迟退休这一政策最有发言权的或许是劳工自身。身在大陆的推友Menngagde明显对这项政策很抗拒。他告诉本台,“如果提高退休年龄,夸张点就是榨干最后一丝汗水,那么百姓的生活意义是什么?回到农业社会,你养孩子二十年,孩子养你二十年,也就是按照六十岁寿命计算,自耕农劳动年限维持在人生的三分之一。社会发展了,是不是被奴役的更严重了?这个不是中国的问题,全球高赋税国家都是这样,社保这个陷阱看似公平,其实把所有人的压榨到极限。”

Menngagde自称是从事教师职业,但他一直很关注工人阶层,“去一次医院,遇到一名四十岁出头的工人,老婆带着来看病,一身的毛病。四十岁啊,还有二十年的工作路,拉家带口怎么走下去?......退休年龄增加对很多职业不公平,看报纸、喝茶到八十岁当然好,可是工人怎么办,重体力劳动的呢?”

提高退休年龄的话题并非仅限于中国。西方发达国家法国、美国等国家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法国政府一月初公布养老金改革方案,计划到2030年将退休年龄从当前的62岁推迟至64岁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上周有超过百万民众走上街头反对这一改革。

但在中国的语境下,养老金改革、延迟退休年龄等话题又有自身的困境。李恒青分析说,养老金实际上是政府对公民的承诺,“它(养老金)实际是政府从我工资里拿走的,结果你没钱,你把我交的钱花光了,然后你现在让我推迟五年、十年去领,无非就是对普通老百姓的欺骗而已。”

他强调,延迟退休目前也只是中国中央政府在试水,政府方面也担心由此激发民愤;如果因此产生动乱,当局也就不会这样做了。


                                                                                                                     (责编: 钟旭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