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天下杂谈

美国医生缺口达2万 但为何优秀医学院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发布时间:2023-03-19 06:22:09 来源:译言 浏览:8834 次

毕业生就业困难问题已然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在大多数眼里,学医相当于“铁饭碗”,是一个容易找到对口工作的专业。

但是,令人费解的是如今的美国医学生却面临着即使优秀毕业,仍找不到工作的困境。

作为一名四年级的医科学生,艾德丽安·格林就陷入这样的一场 “巨大的灾难”。

格林是一名有抱负的血管外科医生,预计今年5月从美国加州罗马琳达大学医学院毕业。对于大多数像她一样的学生来说,毕业并不是终点,它只是一个开始。从医学院毕业后,新入行的医生通常会参加以医院为基础的实习项目,在成为完全有执照的独立执业医师之前,他们要完成三到九年的在职培训。

格林像全国2000多名即将毕业的同龄人一样,在计算机算法匹配的住院医生计划中两手空空。对,她没有匹配上,这让她(至少暂时)没有一条成为外科医生的明确道路。“经历了漫长的学习,却找不到工作,这有点不对劲。” 她说道。

01

医生缺口达2万,但住院医生名额增速缓慢

住院医师培训是将医学院毕业生锻造成独立执业医生的火种,而这正是美国迫切需要的。根据美国医学院协会(AAMC)的数据,美国目前缺少大约2万名医生,到2034年,这一缺口预计将上升到3.8万到12.5万之间,这取决于人口结构的变化、经济的不确定性和医保使用的变化。


早在新冠爆发之前,美国医生短缺就已存在。而且,由于对新冠相关的倦怠和资深医生的加速退休,这种短缺不仅阻碍了美国对大流行病的反应,情况还比专家预测的更为严重。

奇怪的是,尽管需要更多的医生,但有抱负的医生数量与可用于培训他们的计划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距,这一现状迫使完全合格的医学院申请人和毕业生无法成为医生。

例如,根据全国居民匹配计划,2021年,住院医生项目的活跃申请人达到创纪录的42508人,比2020年多3741人,但只有35194个第一年的职位。尽管近年来住院医生名额的数量一直在缓慢上升,但增长速度还不足以缩小差距。

医生供需不匹配的根源在于几十年来对医学院招生的限制,以及联邦政府为大多数住院医生项目提供资金的过时规定。虽然国会已经在增加资金方面迈出了一些小步伐,但它还没有做出必要的大胆改变,以创建一支可持续的、具有大流行病抵御能力的医生队伍。

02

美国医生短缺的情况很糟糕,而且还会变得更糟

美国的医疗系统在很多方面都落后于其他国家。与其他高收入国家相比,我们的行政成本更高,结果却更差,而且我们的人均医生数量也更少。

“如果与那些拥有先进医疗系统的欧盟国家相比较,”AAMC的首席医疗保健官亚尼斯·奥尔洛夫斯基解释说,“你会发现,他们每1万人拥有30到40名医生。而在美国,我们大约只有26到27个。”

这并不是一个苹果对苹果的比较,部分原因是在不同的系统中,医生使用时间的方式不同。但很明显,这种短缺是一种负担,而且随着美国人口的增长和老龄化,这种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根据AAMC去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到2034年,美国目前约3.3亿的人口可能会激增至3.63亿。到那时,与2019年相比,75岁及以上的美国人数量将增加74%。这预示着对医生的需求将大幅上升,因为老年人通常会使用更多的医疗服务。

尽管对医疗从业人员的需求不断增长,但是越来越多的医生将完全离开这个行业。在美国医学会2021年12月进行的一项调查中,五分之一的医生表示,他们可能会在两年内离开目前的工作岗位,约三分之一的医生表示,他们可能会在明年减少工作时间。

劳动力规模扩大的趋势被称为“大辞职”,医生辞职的原因与导致护士、医疗助理、理疗师和药剂师等其他卫生专业人员短缺的因素相呼应。
倦怠、对暴露的恐惧、与大流行病相关的情绪变化和工作量激增都让他们产生辞职的想法

医生短缺加剧将不利于国民健康。在初级保健缺乏的地区,人们的预期寿命较低,癌症、、心脏病和肺部疾病造成的死亡率较高,在妇产科医生较少的地区,孕产妇和婴儿死亡率较高。在大城市以外人口众多的州,农村医生短缺与各种负面健康结果有关。

奥尔洛夫斯基说,为了避免预计的医生短缺,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全国每年可提供的新住院医生职位数量必须增加一倍,达到7万人,然后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每年约4万人的增速。

出于各种原因,这是一个非常不切实际的场景。首先,住院医生名额急剧增加的成本将是天文数字——此外,目前或预计的医学院毕业生将远远不够填补这些空缺。供需之间的这种不匹配是许多专家对未来如此担忧的原因。

03

很多人想进入医疗行业,但他们面临着培训瓶颈

很容易想到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鼓励其他国家的医生移民美国。但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大多数州要求医生在美国完成住院医师培训,这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甚至在其他国家以专家水平独立执业的医生也必须如此;即使是印度最高档医院的外科主任,要想在美国行医,也必须重复住院医师实习期。

今年约有1.3万名住院医师匹配申请人是国际医学院的毕业生,其中8000人不是美国公民。但是,无论有多少医生想要跨越必要的障碍来美国行医,签证的漫长等待以及限制他们在美国行医地点和时间的限制性条款,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增加更多的医疗工作者。现在看来,增加在美国工作的医生数量的唯一方法是增加在美国接受培训的医生数量。

尽管——也许正是因为——美国医疗保健面临着许多挑战,人们对进入医疗行业的兴趣仍然很高。

“有一种真诚的服务愿望。”格林说。她的故事结局转好:
住院医生的竞争就像一个复杂的抢椅子游戏,每一轮都将仍然空缺的申请人与仍然开放的培训职位进行配对。在第二轮面试中,格林在纽约皇后区的一家医院找到了一个为期一年的实习机会——尽管对一些求职者来说,几轮面试最终都没有找到一份工作。

找到一个培训项目对格林来说是个很大的安慰,但她也希望,作为一名黑人实习生,她认为自己有潜力成为“我所在社区的大使,为他们翻译医疗保健系统中的东西,帮助他们驾驭医疗保健系统。”她说:“我认为很多人进入医疗保健系统都是出于这个目的。”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把这个愿望变成现实。一系列刻意的、倒退的规定限制了有希望获得实现梦想所需培训的医生的数量。

04

毕业生在不断增长,但住院医生项目的增长却停滞不前

奥尔洛夫斯基说,自从15年前取消医学院名额限制以来,班级规模和学校数量都有所增长。她预计,未来3年,美国医学院毕业生的数量将增加约3000至4000人。

但仍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些毕业生将在哪里接受住院医师培训?

解决住院医生名额不足的问题更为复杂,因为这需要改变联邦资金流。虽然住院医师职位的小幅增长是由医疗机构本身和州政府的小额投资提供的,但只有联邦政府的大规模投资才能创造出能够结束医生短缺的增长。


奥尔说,在目前的体系下,医院已经得到了相当不错的待遇,他们对改革的兴趣不大。就连受医生短缺影响最严重的州,他们的立法者也不太渴望改变。

“在现状下,一些最大的输家是保守派议员,他们的第一本能反应不是‘哦,我们应该花更多的钱’。”奥尔说道。然而,这些议员代表着医疗服务不足的地区,从更多的住院医生资助中获益最多。奥尔赞成彻底改革医疗系统,以创建全美所有地区更统一的资金,不受医疗保险人群(和立法者的反应)的限制,并鼓励在最需要护理的地方更公平地分配培训生。

还有一些解决方案可以完全避开培训瓶颈。
解决医生短缺的一个比较有希望的办法是允许其他训练有素的医疗服务人员,如执业护士、医师助理和药剂师,独立于医生执业。美国医学会(AMA) 30多年来一直在强烈反对这一改变,反对此举的医生经常以患者安全问题为理由,尽管这些理由没有得到安全研究的证实。

阻止这些服务人员独立执业的真正动机,很大程度上可能与金钱和职业主权有关;私人执业医生在经济上尤其没有动力扩大其他从业者的范围。

格林——在接受采访之前,她像所有优秀的医科学生一样,研究了医生短缺的问题——她希望人们认识到医生短缺的广泛和紧迫。

她说:“当你发现预计未来会出现更多的医生缺口时,而这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在竞争如此激烈、需求如此旺盛的情况下,只增加1000个新的住院医生名额,不止对她而言,对所有的医学生都“有些荒谬”和“不可思议”。

                                                                                                                     (责编: 钟旭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