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地产

历时10年,家居业全链路数字化改造如何展开?

发布时间:2022-04-03 06:40:40 来源: 澎湃新闻 浏览:7642 次
家居业与每个人都有关,但却是一个巨大的、未被互联网化的市场。传统家居业信息分散,从设计、家居建材购买再到具体施工的各个环节,都不透明,整个行业的出图效率(设计图)以天、小时为单位。
 
如何进行数字化改造?家居业变革的第一个切口是提升家居设计效果图的出图效率——以秒为出图时间单位。酷家乐工具呈现的设计效果图

酷家乐工具呈现的设计效果图


 
完成这件事的是刚从UIUC(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毕业没几年的三个年轻人——黄晓煌、陈航和朱皓。他们希望把计算机图形学的图像渲染技术应用到某个具体场景中去。

 
主要牵头的黄晓煌在大学时所学就是计算机图形学方向,后来考取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并拿到全额奖学金,师从Wenmei-Hwu,从事GPGPU领域研究。后在英伟达Nvidia担任软件工程,主要参与CUDA语言开发。陈航则曾供职于美国国家超级计算中心(NCSA),以及Google、微软。朱皓曾任美国微软总部软件工程师,美国亚马逊总部软件工程师。
 
2011年,黄晓煌和同学陈航决定回国创业。在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浪潮中,那时候将国外已成功的技术照搬进中国市场的路径依赖余威仍在。实际上所说的“路径依赖”并非是身处其中的创业者都愿做如此选择,而是“照搬”的路径如此成功以致于别的方式都充满了不确定性,难以得到资本垂青。
 
三个年轻人在创业之初也当然躲不过这样的困境——商业模式不清晰+融资困难。他们有图像渲染的核心技术,希望创立一个Google式的技术驱动型公司。但当时没有融资,为了公司能活下来,他们不得不陷于撒网式地做项目,靠一些外包项目存活,同时思量图像渲染技术的商业模式。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外包项目牵扯了太多精力,还要时不时处理项目难以及时收到酬劳的“催债”难题。同时,如果事后诸葛来看,他们所选择的SaaS行业,企业前期的典型特征就是研发支出的前置以及商业化的滞后使得研发支出占比较高,高研发、高销售及营销开支,营收覆盖乃至超出亏损是缓慢长期的过程。
 
这时是2013年,三位技术出身的创始人作出决定,要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室内家装的效果图渲染上,缩短出图时间,实现所见即所得,软件名为“酷家乐”。这即是现在估值20亿美元,被称为家居行业独角兽的群核科技的开端。
 
在各种机缘下,2013年酷家乐(群核科技核心品牌)获得IDG资本的A轮融资,在家居行业信息化上的摸索开始得到外界的支持。
 
生于云端:将设计周期计算单位从天变为秒
 
云原生的室内设计软件酷家乐,将原来以天为单位的出图周期缩短到10秒。“当时GPU还没有流行,极速渲染能力一出来,在市场上基本上一炮而红。”近日,群核科技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晓煌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回忆道。酷家乐工具呈现的设计效果图

酷家乐工具呈现的设计效果图


 
此前2021年6月,群核科技拟IPO上市,估值20亿美元,被称为“3D云设计第一股”。据招股书显示,群核科技定位为3D云设计软件平台和SaaS服务提供商,主要品牌有酷家乐(3D云室内设计软件)、COOHOM(酷家乐国际版)、Modelo(建筑地产设计资产管理及三维数据可视化平台)、美间(室内设计师 2D 设计软件)。
 
据招股书,2021年第一季度,群核科技平台上的平均MAU(Monthly Active User,月活跃人数)为150万,同比增长24%,主要由设计师和企业用户组成。
 
艾瑞咨询的数据表明,按此MAU计算,群核科技是全球最大的3D室内DDC(室内设计、装饰和建筑)软件平台。若按2020年的总收入计算,群核科技是国内最大的室内DDC软件供应商,市场份额约为10.3%;若聚焦于住宅室内DDC软件市场,群核科技的市场份额约为56.5%,大约是第二名市场参与者的两倍。
 
群核科技CEO陈航曾在一次采访中称,“我们之所以有机会颠覆那些已经发展了30年的设计软件巨头,最大的机会就是我们身处一个新的互联网时代,只有借助云才可以实现急速的渲染、海量的素材、智能的设计,并且能够以在线的方式,实时运营好用户和客户。”
 
这样的设计效率的提升怎样实现,“云端出生”意味着什么?
 
云计算本质是将计算资源规模化、大范围地进行共享。这些计算资源被包装成服务提供给用户。王坚曾在《在线》一书中说道,“云计算是一场革命,是一场用服务颠覆传统软硬件时代IT建设旧思维的革命。”
 
2013年,云计算的概念正在国内热门。“云端理念跟本地有一个巨大的区别,通俗来讲,本地只有一台电脑,所有事情只只能在一条电脑上完成。但在云端,背后有非常多的机器。理论上同样一件事情,在云端用一台机器计算还是100台机器计算,成本其实差不多,但对人的时间来说却是极度压缩的。每个人做1%,但100个人同时做,相当于一个人可以做完原本需要100倍时间的工作量。”黄晓煌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于当时而言,选择云原生还有一个现实原因,“设计软件依赖GPU,但是大部分电脑上没有,这就会造成市场推广的困难,毕竟为了一个软件而制备一套硬件几乎不太可能。”黄晓煌称。
 
云端部署软件与本地部署有着根本逻辑差异,黄晓煌表示,“向云端迁移很容易有一个误区,即把PC端一模一样的界面体验搬到云端,但这样实际失去了云端的意义。云端软件(SaaS)性能肯定不如PC端软件流畅,但如果做出完全不同的体验,把云端优势发挥出来,那就完全不一样。”
 
云端软件的优势在于大数据、智能化,随时随地可用。在这种碎片化的时间,云端产品就不能沿用传统工业软件的思路。黄晓煌认为,本地的东西你可能可以做的很复杂,很重量级,云端就会比较浅,所有东西都在一个页面上呈现。
 
在对产品思索清晰后,在对核心用户的探索上也获得了一定成果——从“叫好不叫座”的to C(to Customer)转到有付费订阅意愿的to D(to Designer)。2015年酷家乐获得了IDG、GGV、线性资本、云启资本等机构的B轮融资,在商业表现上也有了质的飞跃。2015年12月酷家乐的单月营收,相当于2014年全年的业绩。
 
“其实我们在商业模式上并没有太大的创新,就是因为技术和产品的体验更好,抓住了用户,”黄晓煌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2016年发生的变化是,技术驱动成为投资人新的关注热点。投资人都会问你,你这个技术有没有独一无二的地方,别人是不是很容易模仿,而寒冬前关注的更多是商业模式。”
 
从招股书中展露的收入结构上看,群核科技超过90%的收入都来自于企业客户,而高级客户(至少订阅5个注册账户的企业客户)则是主力群体。2019、2020、2021年第一季度,来自高级客户的订阅收入分别为2.19亿元、2.71亿元、7660万元,占当期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81%、79%。而来自个人客户的收入则相对较少,占比在8%左右。
 
2021年第一季度,群核科技的企业客户数量为20806家,同比增长69%,公司期内整体收入增长33%至1亿元。2020年时,该公司的递延收入为3.88亿元,同比增长22.78%;2021年第一季度的递延收入为3.87亿元,同比增长29.43%。
 
群核科技的营收增长的时代背景是全球SaaS市场规模的增长。按照NIST (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美国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院)的定义,云服务最主要的有三类:IaaS、PaaS、SaaS。对于这三种服务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比喻“IaaS是卖笔记本电脑的,PaaS是卖操作系统的,SaaS是卖应用程序的”。
 
据Fortune Business Insight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SaaS市场规模为1138.2亿美元,2021年为1306.9亿美元。全球SaaS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28年达到7165.2亿美元,同时在2021年至2028年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7.5%。
 
在发展向好的时候,黄晓煌也要面对一个选择,在产业链上下游横向延伸,还是像行业内的尚品宅配一样纵向从软件覆盖到工厂供应链?
 
“在选择横向战略还是纵向战略的时候,我们当然也有讨论过,但毫无疑问肯定选横向发展。横向战略的主要难度在技术通用上,但需要重新去开拓新的行业和新的市场。纵向面对的是同一个市场,但得去做不同的产品。所以横向和纵向战略的选择,主要在于对技术更热衷,还是对行业更热衷。我们比较专注在软件行业,如果纯粹去做纵向,明显不太符合我们的基因。”黄晓煌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这个选择的结果也表现在其研发投入上。据招股书显示,2019、2020年,群核科技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68%、77%。
 
重构行业:产业全链路数字化改造
 
在实现所见即所得后,最理想的状态是从企业给消费者设计好效果图,到后端工厂生产,到最终施工落地,消费者最初看到的效果图就是最终家里装修的样子。但黄晓煌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出现了——设计的方案很满意,然后实现不了。
 
“落地施工我们发现不是技术问题了,而是管理问题,”在过程中各种尝试监督都失败后,黄晓煌换了一个思路,“与其我们去折腾这些工人,还不如去折腾工厂,逐渐的把这种装修落地变成‘设计生产一体化’,厨房吊顶一个个板块地做数字化,这样设计出来的东西跟生产出来的东西就能做到一一对应。”
 
原来过程是给工厂一个设计方案效果图,工厂生产出来一定有些偏差。现在效果图出来之后,也会输出一套完整的工厂数据语言。这个时候就不再依赖管理人员的素质,而是设计出来是什么,生产出来就是什么。
 
对于如何实现,黄晓煌介绍道,“我们首先开放了格式,让各个链链条的生态厂商兼容这个格式,然后每一家工厂去做一些指导,学习如何把数据录入到系统中。数据只要进到系统对应好,设计跟生产就是一体化的。现在基本上,行业如果不采用这种解决方案的话,就肯定慢慢被淘汰了。”
 
这个工厂数字化改造可以简单理解为定义一个行业标准,上下游相关所有企业都兼容这个标准协同工作。由此,行业的全链路数字化解决方案就有了基础。
 
传统制造以批量化生产为核心,典型流程是总部生产完,然后层层分到各地售卖。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企业模式是收集需求,先下订单,然后再智造生产。黄晓煌说道,“以前没有互联网或互联网技术比较落后的时候,也能这么做,但会让生产周期很长。”
 
在家居行业,这样的周期往往需要几个月,黄晓煌介绍,但是当信息化做得足够好,生产制造即可完全自动化,不需要太多人工干预。设计完,直接生产再运输,还可以选距离最近的工厂生产,整个成本截然不同。
 
“进一个行业之前,我们得做一个判断:技术积累是否到了改变这个行业的关键点。比如我们没有切入机械制造的考虑,因为目前我们感觉到云端化对纯硬件机械领域的生产制造改变还没有太大的冲击,他们还是属于批量制造生产的体系。那么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信息化。”黄晓煌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而家居家装行业面临着标准不统一,数字化程度差异大,信息化运作方式不同等问题。“家居产业数字化的关键点是全链路打通,产业链各环节可以数字流通,让数据流动起来,而不是割裂。这是推动产业链协同作业的关键一步”,黄晓煌曾提到。
 
谈到早期的困难,最大的还是说服工厂做数字化改造,“但当一些工厂愿意接受新技术之后,它的市场竞争力是无可无可比拟的。比如说做一个桌子,曾经交货时间是两个月,现在是7天,不包括物流甚至最快当天可以完成。”黄晓煌表示。
 
黄晓煌曾坦言,起初酷家乐并没有大张旗鼓地重构这个行业,只是想让原来信息分散的各领域,能有机联系起来。“这个领域的信息化,基本上空白,我们作为一个互联网出身的软件平台,和装修公司那些‘高富帅’直接去竞争线下是搞不过的,还不如把信息化、智能化这个点做到极致。与他们做到双赢,降低他们的成本,提高他们的效率。”

                                                                                                                     (责编: 钟旭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