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娱乐

内娱不敢拍的大尺度,这男菩萨全拍了

发布时间:2022-08-09 07:48:07 来源:凤凰网 浏览:9724 次

上周有个让炸炸双厨狂喜的时刻——

王嘉尔BKPP在泰国的卡地亚活动上同!框!了!

1660045659302.jpg

恭喜PP,顺利追星王嘉尔!

孩子很争气,在偶像面前展示了成熟优雅的一面。不会像毕业典礼那样,看到嘎嘎的人形KT版就想抱走。

图片

图片

社牛王嘉尔+英语达人Billkin的组合也是我没想到的,卡地亚的活动一结束,他们居然就一起开车去踢球了。

图片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两年微博热搜的“含泰量”,逐步攀升。

一部泰版《流星花园》,让几位主角在内娱人气急升,从女主到女配的妆容,被国内的博主仿了个遍。热门的BL剧、时尚品牌的活动,也都会出现在微博热搜。

搞不动内娱、跑去搞泰国娱乐圈的粉丝,越来越多。(就连我,一个大龄追星族,也已经在比克皮皮超话打卡五百多天了。

搞泰娱有多快乐?

话筒交给「小风小浪」,给大家狠狠安利一波。看完保证你会和我一样:

好!想!去!泰!国!

图片

今年夏天的娱乐圈格外沉闷。

没有声势浩大的选秀,没有夏日限定的CP,更没有全民热议的新人新剧新综艺。

百无聊赖的内娱人转而凑起了泰娱的热闹。

最近泰国的一场演出就火上了热搜。

不意外,毕竟这里有一群带着六块腹肌大跳性感舞蹈的男人:

图片

穿裙子蹬高跟鞋打扮成美少女战士的男人:

图片

以及现场搂搂抱抱举高高,大方营业丝毫不避嫌的男人:

图片

更重要的是,这场演出长达4.5个小时,票价却还不到200块人民币。

对比自己都快忘了上一次的线下演唱会体验,看个live house价格都贵得吓人,说不馋那是骗人的。

网友顺藤摸瓜,发现泰兰德娱乐圈不光男菩萨众多,而且影视剧五花八门,盛产恐怖片和耽美剧,韩娱日娱欧美娱明星去巡演,追星成本低体验好。

样样都是泰娱习以为常,但内娱现在没有的。

不少搞内娱的人从未像此刻这样,羡慕他泰娱乐圈的有滋有味。

图片

开头那些骚气片段并非出自某个男团演唱会,而是泰剧《黑帮少爷爱上我》的首场巡演。

虽然剧名极其土味羞耻言情风,但别误会,这其实是一部耽美剧。

没错,是耽美而不是耽改,讲的是两个大男人真刀真枪地谈恋爱,而不是什么“兄弟情”。

图片

天知道找一张他俩尺度不大的同框有多难……

泰国一向盛产腐向影视作品,十年前有《暹罗之恋》等同志片。

图片

说句题外话,今年是《暹罗之恋》上映15周年,泰国暹罗广场特地办了场露天放映会。

两位男主马里奥、小P时隔15年再次同框,马里奥还穿着电影里的衣服,这售后谁看了不夸一句有诚意呢。

这两年耽美剧呈现井喷之势,其中最著名的是《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

2020年泰国最大的娱乐公司GMM举办新片推介会,16部电视剧中6部都是耽美,远远超过以往每年只有一两部的数量。

恐怖片同样是泰国擅长的领域,去年热度很高的《灵媒》就是泰国电影。

在以青少年为主角的校园题材上,泰国不仅有经典的《初恋那件小事》,还能跳出青春爱情的局限,拍出改编自真实事件的《天才枪手》,反思考试制度、阶层差异、分配不均等社会问题。

图片

丰富多元的影视作品是泰娱有趣的根本原因,也是它和内娱的本质区别。

有了这个基础,男演员才能光明正大地炒CP营业。如果连剧都不能演或者无法播出,他们卖腐卖得再认真,那也是白费力气。

图片

陈飞宇和罗云熙拍摄《皓衣行》时营业

泰国艺人又是出了名的会营业。就拿炒CP这件事来说,无论是言情还是耽美,演员们都是如出一辙的体贴周到。

前面提到的《黑帮少爷爱上我》巡演就是售后服务中的关键一环。

在电视剧完结之后,主创人员凑一起开个演唱会赚钱,这件事并不新鲜。

内娱的《陈情令》《山河令》都有过类似操作。

跟泰娱演唱会的区别,一个是门票价格。

2019年11月的《陈情令》南京演唱会,门票分为五档,最便宜的六百出头,最贵的接近两千,套票价格高达9999元,当时黄牛甚至把前排票炒到15万一张。

本月24日、25日《黑帮少爷爱上我》的演唱会门票168一张,最贵的也就180出头。

这部剧一共16个男演员,只需168就能一次性看完,还是光膀子脱上衣的那种,对粉丝来说性价比十分可观。

另一个则是营业方式。

内娱营业的话,由于剧本身讲含蓄兄弟情,男明星的互动方式也十分克制。

同台唱歌、对视(不管笑不笑)就行了,尺度最大的也不过是手拉手,剩下的全靠粉丝脑补。

现在耽改被一刀切,连擦边兄弟情都不让搞了,粉丝连脑补都没得补。

泰娱就热情奔放多了,艺人就算有女朋友,也能二话不说复刻剧中吻戏。

男演员毫无顾忌地展示自己的肉体,一点不把粉丝当外人,舞台上就差张床了。

半裸肌肉男搭配漫天撒钱,知道的是在开演唱会,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了哪家白马会所。

图片

搞泰娱,腐女有腐女的快乐,不搞腐的也很快乐。

无论是男艺人还是女艺人,营业CP时都非常认真。

图片

泰版《流星花园》演唱会上的CP营业

泰娱追星的高性价比不只体现在门票上。

粉丝还能用一比不算夸张的消费,换来跟偶像的亲密接触。

比如人民币不到1万5的四天三夜同游日本。

这笔钱涵盖了签证费、机票、全程的餐饮住宿费、迪士尼门票以及粉丝见面会的门票。

按照上述说明,偶像还会陪着粉丝在银座逛街购物。

服务之周到,甚至贴心地算进了关于新冠的旅行保险。

如果我追星,而且我的偶像恰好也有这项业务,心动那是肯定的。

他泰艺人收入固然比普通打工人高,但远比不上内娱明星的天价片酬。

根据泰国媒体盘点的去年女明星收入榜,就算是一线小花接商业站台,也就30万泰铢,换成人民币是5万多。

演员在泰国就是一份职业,而非特权阶级,所以他们面对粉丝也没什么大明星架子。

我有个搞泰娱的朋友,最喜欢的追星方式就是线下商业活动。

因为在活动结束之后,一般还会有个“点名”环节。

“点名”时,艺人会找个宽敞的地方,和粉丝聊天、互动、合照,短的话十几分钟,长的话将近一个小时。

up主@安吉安吉安吉拉呀用视频记录了自己的”点名“初体验。

艺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距离近到没法拍全身照。

不用粉丝提要求就营业,比心、拥抱,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合照时艺人坐在自己前一排,触手可及。

艺人主动上前互动,还一把握住粉丝的手,梦里都不敢想的场景,在现实里成真了。

没有几十个保镖围着艺人转,闹出保镖比观众还多的笑话。

这种在内娱百年难得一遇的追星体验,只花了up主20块的车费,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开销。

图片

在泰国不光能追本土艺人,还能搞日搞韩搞欧美,收获多份快乐。

前段时间,王嘉尔以表演嘉宾的身份参加泰国世纪杯足球比赛开幕式。

图片

日本偶像女团NMB48举办首次亚洲巡演,第一站就是泰国曼谷。

图片

上个月,欧美歌手碧莉Billie Eilish公布亚洲巡演行程,其中就包括曼谷。

今年来泰国开演唱会的欧美歌手,还有贾斯汀·比伯。

对于韩流偶像来说,泰国更是巡演必经站。

疫情前的2019年,BLACKPINK、EXO、TWICE、IU这些一线艺人都在曼谷开了演唱会。

BLACKPINK的世巡曼谷站

疫情之后,演唱会大多转成线上形式,韩国艺人的泰国行程少了很多。

但即便如此,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到泰国开粉丝见面会和演唱会的当红爱豆(包括团体)不下10位。

图片

车银优将于本月底举办泰国粉丝见面会,图为之前泰国粉丝偶遇车银优的自拍合照

除此之外,泰国也是韩国艺人拍综艺的国外热门地点。

国民综艺《无限挑战》在某次海外极限打工特辑中就跑到了曼谷。

爱豆综艺也会选择泰国,Red Velvet的第一季团综正是拍摄于此。

图片

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的身份,或许是Kpop青睐泰国市场的原因之一。

当然也离不开泰国自身对外部市场的开放和接纳。

今年年初,泰国国家旅游局负责人塔奈透露,泰旅局的2022年旅行促进计划中,希望能够通过吸引韩剧腐剧制作组赴泰拍摄,来吸引更多游客赴泰旅行。

积极合作海外,主动接轨国际,促成了泰娱自身的成长。

泰娱如今能让内娱人羡慕,并非突然崛起,而是厚积薄发的结果。

以前很多人对泰娱的印象仅限于安徽卫视引进的各种抓马泰剧。

女主小白花,男主高富帅,女二则是长相妖艳的恶毒女配,全剧充斥着各种扇耳光扯头发,狗血又俗套。

或者从各种国产片中了解泰国,2013年《泰囧》掀起国内的泰国旅行热,当时的泰国总理英拉还接见了徐峥。

越来越多的国产电影在泰国取景,《唐人街探案1》《澳门风云2》《误杀1》……以及综艺《中餐厅1》。

2018年,在泰国取景的国际影片共有714部。

虽然疫情之后这项数据锐减,但根据泰国官方的数据,去年在泰国取景拍摄的70多部外国电影,为泰国创造了将近40亿泰铢收入,创下历史新高,超过了同年泰国电影票房总和。

泰国旅游局在官网上发过一篇文章,叫做《为什么要在泰国拍片》,总结了外国电影爱在泰国取景的原因。

其中提到了泰国官方的大力支持,为了促成海外合作,泰国给了外国电影拍摄团队很大的自由度,审批程序上也较为宽松。

泰国政府还制定了多种税收优惠,比如免征电影拍摄取景地进口关税、减免艺人的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

同时泰国还会根据制作费15%-20%的比例给电影制作方一定的补贴。

再加上泰国本身物价偏低,自然风光优美,越来越多的外国电影来泰国取景,包括很多好莱坞大片。

去年泰国靠着取景赚的40亿泰铢,其中22亿都来自美国片方。

其实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泰国影视业就开始和好莱坞的成熟团队合作,从而逐渐形成了一套专业完备的行业标准。

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在泰国开影视公司的中国姑娘:我想搞艺术,穷点没关系》,其中采访了一位在泰国开影视公司的中国女孩立子。

立子表示,外国电影团队在泰国拍摄的话,无论是剧组人员的衣食住行,还是办手续、找翻译,泰国都有相应的配套服务。

她还提到,虽然泰国人力成本低廉,但影视行业的专业人员和设备成本反而比中国的贵。

前几年内娱流入大量热钱,商业电影飞速发展,票房一年比一年高。

从2010年到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从101.71亿猛增至642.66亿,高了六倍还不止。

看似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可惜都是空架子。

但当时毕竟还有影视综可看,有偶像可追。

我们沉浸在这种虚假繁荣里,看着一部部国产电影打破票房纪录,一个个流量神话的诞生,膨胀出一种全世界都得来内娱才能赚到钱的盲目自信。

再加上众所周知的原因,做着美梦的内娱观众,对外娱的关注越来越少,连欧美娱在内地都越来越糊,本就小众的泰娱,更是没几个人在乎。

这两三年内娱整个急转直下,作品越发千篇一律,明星纷纷噤若寒蝉,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无聊。

大潮退去,今年五一档总票房不到三亿,下降至十年前的水平,和2012年的2.34亿相差仅6千万。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去年全国电视剧产量194部,连续三年下滑。

也就在这个时候,泰娱屡次闯入我们的视线。

讲儿媳妇和婆婆谈恋爱的《过界的爱》,关键还是改编自真人真事。

女主是变性人的《吹落的树叶》。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这部有着电影质感的耽美剧吊打了由于种种限制只能拍成兄弟情的内娱耽改。

《超凡少年毕业季》,披着校园科幻的外衣,内核是对教育体制、社会特权的思考。

去年引起热议的恐怖片《灵媒》。

用成人尺度拍未成年的故事,讲述校园阴暗面的《禁忌女孩》。

图片

《两小无拆》,两个少年从相看两厌到互生情愫的喜剧故事。

图片

内娱不能拍的题材,他们有。

内娱没有的高性价比追星体验,他们有。

内娱没有的电影分级制度,他们早在2009年就有了。

不少搞内娱的人流下了羡慕的泪水。

                                                                                                                     (责编: 钟旭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