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体育

死亡马拉松幸存者:怕失去意识猛扎自己,双膝磨烂

发布时间:2021-05-24 21:33:09 来源:九派新闻 浏览:9028 次

5月23日晚,甘肃景泰县人民医院生物病房里,迎来一群从外地赶来探望的马拉松跑友。

“我们先把活着的人,看一下。”一名兰州马拉松跑团的跑友说。这一次,她们跑团遇难3人,而病床上躺着的是她们跑团中的幸存者刘喜兵,隔壁病床还躺着一名重庆跑友。

“你们都是在昨天的赛事里跑得快的。有一拨人就是因为跑得快出事了。顶尖的、前三都出了事。”跑友们向幸存选手描述着赛事悲剧的情况,“这在马拉松史上算特惨烈的一次”。




网传视频口吐白沫的幸存者刘喜兵。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太可怕了,想想还觉得太可怕了。”

病床上,刘喜兵眼神里布满惊惶,朋友抛来的话,他总是良久才接上一句。对话的间隙里,他定了会儿神,似是自言自语状感慨,“太可怕了,想想还觉得太可怕了。”

22日中午12点左右,刘喜兵在cp3至cp2段(约27-28公里处),被一阵风刮倒,摔倒后便失去意识。在其他参赛选手拍摄的视频中,他只穿一层跑衣、平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双手不停搓拭自己的胸部。在他的旁边,还有另外一男一女两名选手。



视频中的刘喜兵口吐白沫。受访者供视频截图

“视频上看你那会儿已口吐白沫,我还说你为啥不和旁边的人抱在一起?这样升温速度更快。”有跑友问他。

时间停留几秒后,刘喜兵答以微弱的声音:“(当时)不知道,没……没意识。”

朋友介绍, 8点左右,刘喜兵被当地牧羊人所救。转运到车上时,他被裹了一个被子,这才出了一身汗、恢复了一些意识。

有跑友告诉他,“这个东西谁也避不掉,来的人越多,挂的人就越多。捡回一条命,全凭运气。你们赛道(第一梯队)25个人,21个遇难。”

还有跑友说,“当时我们看视频,觉得你的状态是最不好的了。但实际上是有人有更不好的状态,但是他们没敢拍照。有人下来后和我说,你们看到的只是你们心里能接受的画面。”

跑友眼中,“喜子哥”是有经验的“精英级”选手,是兰州最早跑马拉松的人之一,已经跑了十年。



5月22日刚起跑的刘喜兵。受访者供图

5月23日晚,跑友拍视频,“来看看状态、打个招呼。昨晚他一直没睡,等到3、4点,喜子哥精神好着呢。”刘喜兵抬起眉眼,面向镜头缓慢地挥了挥手。

为了不昏迷,用刺的草扎自己

刘喜兵的病床旁,躺着另一名幸存者黄宇(化名),跑步中,他在刘喜兵后面一点的位置。



病房里的黄宇和刘喜兵。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也是在中午时,黄宇感到自己快要失去知觉。“当时站不起来、手脚、脸也麻木了。”从背包里拿出保温毯,黄宇在风雨中用近20分钟时间才终于将它打开,可是,一阵风刮过,黄宇眼看着打开的保温毯从眼前飞走,披都没有披上。所幸,他还另带了一件防晒衣,就将一层防晒衣披到跑衣外面。

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失去意识,黄宇不停在地上找刺刺的草扎自己——右手没有知觉,就用左手抓着右手使劲向地上拍。中间,他还一直努力咬自己的嘴唇、舌头,“你要活下去嘛,必须残留一点意识。”

黄宇身边没有其他选手,后方gps信号看到的黄宇每过一会儿、就动小一点。当时,黄宇已全身匍匐在地,他说自己每当感到快要失温时,就向上爬一小点。

黄宇的双膝、双手已几近磨烂。



黄宇的双手和双膝。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当时只有一点意识,你要活着嘛,要见到家人。”

他记得一直到晚7点左右,有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将他发现、扶起、披上毯子。“他们也只是赛事随时的保障服务者,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就没有太多设备,所以只带了被子、毯子过来。”

黄宇说,当时他们听说会有直升飞机过来救助,但一直没有等到直升飞机,后面,又来了一个牧羊人老乡,六七十岁,却也没有更多办法。一行人裹着自己,在夜里迎着风向前走。

凌晨五点左右,黄宇终于被抬上救护车。

目前为止,黄宇还未被检查出内伤。

病床前,探望跑友问他,“你没有带救急哨子吗?没有吹吗?”他说,“那么大的风雨,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哨子吹给谁听?”

“我们的响应的都比他们快”

前来探望的跑友在病床前说的最多的话几乎都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剩下的时间,他们互相交换着情报信息。

一名从兰州赶来的跑友告诉武汉晨报记者,他们从5月21日中午时11点半左右就已经知道了这场赛事的危险状况,当时,不停有跑友在前方传回情况危急的跑友的视频。他们通过服装认出了失去意识的跑友刘俊喜。

大概三点左右,兰州跑友们确定这次事件的严重性。他们当天下午就集结到一起、自行开车出发,晚间抵达黄河石林。

然而,组委会一直到晚八、九点才开始救援。“我们的响应的都比他们快。你下午马上就开始救援,可能伤亡不会这么多。”



当日跑友群聊截图。受访者供图

把车开到终点广场,跑友们进园需要申请批复,他们只能在下面等待。临时指挥部里,他们将失联人数 从65人等到39人、再到25人,到最后21人遇难。

有跑友说,组委会的补给、各方面什么都没有,他说,专业性是一个方面,但他们(组委会)对事情的预判性没想到这么严重,

也有跑友质疑,“前一天地震,第二天会下雨,这些组委会都没考虑到么?应该发布预警的。”

社交平台上,一个女孩也将这段视频中的刘喜兵认作了自己的父亲。她和母亲辗转得知,父亲已经遇难。

刘喜兵的跑友说,小姑娘可能认错人了。在甘肃所有的跑步爱好者当中,只有一个跑团的人穿这种衣服——燎原跑团。而视频上的人就是燎原跑团的刘喜兵。


                                                                                                                     (责编: 洋洋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19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