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人物

“他们羞辱我是傻子,但我年入1000万”

发布时间:2021-10-12 10:37:44 来源:周冲的声色影像 浏览:7884 次

从“傻子”到年入千万,陆鸿用了十几年时间。每提及那段时光,他都饱含泪水。

泪水里有埋怨,有不甘,也有屈辱。

当时刚刚中专毕业,他信心满满去求职。

不料迎来当头一棒。

面试第一家工厂,门卫拦下他,并表示:

你不合适这份工作。

他一脸茫然,赶赴第二家工厂。

门卫看到他,以为是要饭的,扔过来一毛钱。


看他不走,门卫问道:

“嫌少吗?”

说着又丢下一毛钱。

他再一次被拒之门外。

他想不出问题出在哪,学校明明承诺包分配工作。

到头来,全班五十多人,唯独他没有工作。

陆鸿母亲也很不解。

她带儿子去找工厂领导。

本想讨个说法,却遭到前所未有的羞辱。

领导当着陆鸿的面说:

“你看看他这个样子,能干什么?我养一条狗,都比养他来得好,他连狗都不如!”

那时,正值夏天,酷暑难耐,他却感觉置身冰窖。



这一切,源于陆鸿的身体“缺陷”。

一岁时,因高烧导致小脑指挥神经失常,他成了脑瘫。

此后,他变得口齿不清,脑袋东倒西歪,走路摇摇晃晃,像只企鹅。



大家每次看到他,很是嫌弃,直呼他为“傻子”。

读书时,同学排挤他。

渐渐地,他不敢与人言语,只能蜷缩在角落。

好不容易熬到毕业,却因残疾,不被单位录用。

他坠入无尽黑暗,变得一蹶不振。

他埋怨上天的不公,埋怨父母为何生下他。

而这时,命运又一次向他露出青面獠牙。

他父亲因病重入院,需巨额医药费。

偶然间,他听到父母的一段对话。

父亲说:

“我不想看病了,在家等死算了,把剩下的积蓄留给儿子,他还要生活。”

母亲一口回绝:

“你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儿子只是个残疾人。”



母亲这句话,像一根刺,直戳他心脏。

这才意识到,自己成了家里的累赘。

他默默告诉自己:

我一定要做出改变!

陆鸿的第一份工作是敲白铁皮(比如修铁桶、修饭锅),叔叔介绍的。

工厂距离家里50公里。

路程虽远,但他很珍惜这个机会。

每天5点起床,骑自行车上班。

一路上,或下雨,或下雪,或逆风,他从不缺席。

可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顺利。

从第一天上班起,他就受尽冷眼。

“他们喊我阿五。因为镇上有个傻子跟我长得很像,叫阿四,他们就叫我阿五。”

他不解释,不反抗。

比起被嘲笑,他迫切想证明自己。

别人花一个小时完成的工作,他要花两个小时。

不喊苦不喊累,从不言弃。

工作2年后,工厂发展不景气。

他愈加发觉,这样耗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要不,出来自己创业?

说干就干!

他自己在家摆摊“敲白铁皮”。

除了摆摊,还有很多空闲时间。

他琢磨着再开一家自行车修理店。

赚得不多,但能养活自己。

可命运再一次跟陆鸿开了个玩笑。

2005年,父亲离世。

用他母亲的话来说就是: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

就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别无选择,家庭的重任落在他身上。

他下定决心:

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并照顾好母亲。

没时间悲伤,他又先后开了售报亭、碟片店、电脑装配店等等。

在朋友的帮助下,他自学摄影、修图和平面设计。

关顾他生意的顾客越来越多。

大家对陆鸿的称呼从“傻子”变成“陆师傅”。



他很欣慰,同时也对自身价值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有一天,他经过一座桥。

桥边围着一群人,走近一看,原来,有个女孩要跳河轻生。

这时,一个男人指着他对女孩说:

“你看,像他这种人还活在世上,你有什么理由自杀?”

那一瞬间,无力感再度袭来。如同找工作时的那般羞辱。

可他没有扬长而去,因为比起被羞辱,生命更重要。

他上前劝女孩说:

“我遇到的困难比你多得多,可我还活着,连我这种人还活着,你为什么要去死?”

经过一番劝说,女孩获救了,可他却开心不起来。

他说:

“她慢慢走了下来,不死了。她不死了,我却难过了。”

直至一周后,“羞辱”他的那个男人找到他。

带来一只鸡,几个鸡蛋和200块钱。

才知道,那个男人是女孩的亲人。

不远千里找到他,是为了表达感谢:

“恩人,每天我都在这里等着,想要当面感谢你。”

听到这句话,陆鸿顿时如释重负,还红了眼。

他说:

“那一刻起,我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

坚信这一点后,他慢慢打开心扉。

不再自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再黑的路,只要坚持走下去,总会柳暗花明。

当时,通过多方渠道,陆鸿了解到影视后期正值风口。

他花费大量时间学习相关知识。

在机缘巧合下,表弟结婚,委托他做个婚礼的电子相册。

婚礼当天,电子相册在大屏幕播放。

专业摄影师看到后惊异不已。

一是惊叹剪辑效果;

二是对陆鸿的能力感到不可思议。

摄影师仍不敢相信是他制作的,遂问他:

“你会不会做婚礼录像?”

他毫不犹豫地说,会!

可实际上,他不会,但他想争口气。

回家后,他把朋友叫来一起研究。

很快,婚礼录像搞好了。

这下摄影师心服口服。

两人开始合作。

摄影师负责拍,他负责剪视频,互赢互利。



嗅到“商机”后,陆鸿果断关闭其他小店,全心投入电子相册和视频剪辑。

万万想不到,幸运接踵而至。

当地一位大爷,想给老伴一份金婚惊喜。

大爷很喜欢陆鸿的电子相册模版,于是找到他。

看着大爷拄着拐杖,行动不便。

他不肯收钱,并承诺,等做好后,亲自给大爷送过去。

大爷儿子带一些吃的前来致谢。

一来二去,他和大爷相识。

老人建议他,自己开照相馆。

可陆鸿不会摄影。

老爷说:

“不要紧,我在苏州老年大学专门教摄影的,你来跟着我学。”



就这样,他学会摄影,并顺利开了照相馆。

他用自己的照片来“打广告”。

经过后期处理,他把扭曲的五官修得很精致。

谈及为何要这样做,他表示:

“我自己长得很尴尬,我想把美带给别人。”

正是这份执著和认真,顾客十分信任他。

有一天,一位女士和她父亲抱小孩来拍百日照。

老人一看到陆鸿是个“残障人士”,转头就走。

可女士听说这家店拍得很好,不肯走。

几番争执后,陆鸿对老人说:

“如果拍出来你觉得不好,就当免费送你了,如果觉得还可以,随便给个价就行。”

拿到照片后,老人主动掏出500元。

没有过多言语,但陆鸿很有成就感。

一个月,老人又来了。

一进门,他喊了句“陆师傅”。

他这次来,是想拍遗照。

“陆师傅,你拍照真挺好的,人又好,我今年68岁,身体不是很好,要不你帮我拍个遗照吧?”

陆鸿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他:

“你才68岁,拍什么遗照?”

沉默几秒后,老人低声说:

“我要把一生中最重要的照片交给你。”

那一刻,错愕和感动交织,喜悦无以言表。

陆鸿的努力终于被看见,被认可。

创业路上必然少不了磕磕绊绊。他努力去克服,去面对。

直到他被再次推入“深渊”,所有资产毁之一旦。

照相馆赚到钱后,他跟人合伙创业。

这一次,并不顺利。

受挫后,合伙人离他而去,连同钱财也卷走。

奋斗了十几年,顷刻间灰飞烟灭。

他不知所措,任由堕落,闭门思过。



妻子于心不忍,跟他进行一次长谈。

妻子:你想想看,我们做了这么多行业,开了关,关了开,所有理由,你跟我说的都是不适合自己,但我记得你跟我说这个行业是最适合自己的,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要放弃了?

陆鸿:其实奋斗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想放弃,但我没钱了。

妻子:不要紧,我问我妈妈借,你也问你妈妈借一点。

陆鸿:我没地方。

妻子:不要紧,我妈妈有一个楼房,给你做厂房吧。

陆鸿:可是我没人。

妻子:还有那些亲戚。

在亲朋好友的帮扶下,陆鸿决定再试试。

他开了一家相册工厂。

妻子担任工厂的主管,主要负责生产相册。

他负责设计相册。



幸运的是,他的故事被媒体报道,从而得到ZF补助。

从家庭小作坊起步,发展到近千米的厂房。

他招兵买马。

为了更好地生产,他花巨额去购买设备,逐步完善。

相册发往全国各地,如今,走向国门,出口到世界各地。

陆鸿表示:

“现在工厂一年的营业额大概1000万元左右,我们的相册出口到英国、法国、美国等国家。”



生意越做越大,但工厂始终坚守一条“规则”:

以招残疾人为主。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招残疾人,陆鸿说:

“以前都是为自己、为家庭干活挣钱,现在觉得如果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让他们都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是很重要的事,也是最想做的。”

他遭受过不公,也领略过人情冷暖。

过好自己的生活之余,他要把这份爱传递出去。



在他的工厂里,有42名员工,其中31名是残障人士。

有的人眼睛看不见,有的人听不见,有的人缺胳膊少腿……但没关系,在这里,他们都会找到合适的岗位。

有个男孩,他因病导致耳朵失聪。

他辗转很多单位,都被拒之门外。

直至遇到陆鸿,他说:

“只要是我不会的,老板都会教我。我想和老板一样,帮助更多的人,我有自信!”



还有一位客服,他患有偏瘫,右手残疾,只能靠左手打字。

曾经他很自卑,如今成了王牌客服。



他说:

“我现在每个月有7000多元。公司包吃包住,花钱的地方不多,我把钱存下来,全款买了辆15万元的车,还在镇上买了房,就觉得这份工作真的很棒。”

你看,残障人士并不是一无是处。

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也能发光发热。

别人总说是陆鸿让残障人士看到希望,但他不这样认为。

“刚开始我可能帮他们提供了一个岗位,但接下来是他们在为我创造效益。”

去年,因疫情停工,工厂很多订单被取消了。

员工在家隔离,陆鸿独守工厂。



和停工相比,他更担心的是员工。

“正常人还能干点别的,他们除了这还能去哪?”

停工的那段时间,他坚持给员工发放工资。

同时,他做好最坏的打算。

“钱发没了,我就去直播,等我混出头了,我还要带他们赚钱。”

幸好,很快收到复工的消息。

复工后,趁着618活动,他们打了一场“胜仗”。

当月销售额高达200万元。

2020年,工厂创下1300万营业额。

陆鸿欣喜若狂,工厂保住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他直言:

大部分都是小伙伴们的功劳。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他们是我的宝贝。

我不能辜负他们,我得让他们有饭吃,甚至让他们奔小康。

互相搀扶,互相成就,日子才会越来越有奔头。



前段时间,陆鸿又开了一家皮具厂。

他打算继续以招收残疾为主,力所能及去帮助残障人士。

他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傻子”,摇身一变成了“陆老板”。

回望半生,陆鸿淡定且从容地说:

“我感觉,老天安排得很好,他不光让我赚了钱,更让我觉得我是有用的,我能为社会做贡献。”



说来惭愧,很多四肢健全的普通人,面对缺憾时总是抱怨上天不公。

却从没想过,自己的不作为,到底问题出在哪?

而陆鸿不一样,他把这份不公当成命运的“馈赠”。

媒体把陆鸿称为“中国阿甘”。

他笑着说:

“阿甘有点傻,我也有点傻。但是,我们傻得很可爱。”



面对镜头,他侃侃而谈,自卑早已没了踪影。

可只有他知道,这一路上,自己承受了多少苦难。

不公。

非议。

痛苦。

自我怀疑。

无时不刻在咬噬着他。

但他将命运攥在手心,拼命往前跑,哪怕遍体鳞伤。

每一次,他都用尽全力。

每一次,他都重新出发。

过程不易,好在走过山穷水尽之后,他迎来了人生的柳暗花明。


                                                                                                                     (责编: John.W )


分享到 : 
Copyright @2008 -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516-2343789  ; 邮箱:usanews@hotmail.com